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初中生文库
背一口袋书上路 发布时间:2008-01-25 打印
曾经看过这么一个故事:田鼠们在收藏过冬粮食时,有一个田鼠却在收集阳光、颜色和单词。结果呢?田鼠们度过了一个美好如春的冬季!其实,故事中的田鼠就似我们人,收藏文字——精神财富,以充实内心世界,度过漫漫人生。

我无疑是一个在过冬时收集阳光,颜色和单词的“小田鼠”,总是那么义无返顾地“啃”书。犹太民族的小孩在稍微懂事时,母亲就会在《圣经》上滴一滴蜂蜜,让自己的孩子去吻,知道书是甜蜜的。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义无返顾,或许就如上述所说,是书中的蜂蜜吸引着我……

在书里,我与《羊脂球》共哭泣;在书里,我与圣地亚哥一起乘风破浪;在书里,我替高老头流泪,亲手照顾的女儿竟反过头六亲不认;在书里,我与孔子论儒学、谈古今……书让我乘上一趟时空列车,穿梭于不同的年代,不同的国度,不同的文明。

书海无边,在如此广泛的书籍中,我犹为青睐莫泊桑的短篇小说。他的小说虽然笔墨不多,却有文字的重量,使我记忆犹新。《羊脂球》的悲哀,常使我潸然泪下,合上书,似乎经历了一次灵魂的洗礼。如果《羊脂球》是一杯苦酒,那么《修软垫椅的女人》则又是另一曲感天憾地的悲歌。修软垫椅的女人虽然地位卑贱,却懂得爱,比只懂金钱的舒凯要高尚几百倍。这样的痴情女子却爱错了人,至死也被爱蒙蔽双眼。我想即使一个再铁石心肠,再与文字无缘的人,也会心头一震,更何况是一个爱书的凡人呢?《项链》却恰恰与前两部小说相反,它更似一出跌宕起伏的戏剧,爱慕虚荣的玛蒂尔德却反被虚荣折磨掉了十年光阴,倒头来得知项链是假的,此时,小说却神奇地画上了句号,玛蒂尔德又会怎样生活呢?到现在为止,我已记不得第几次思考这个问题,第几次与莫泊桑相遇,第几次聆听这些故事……

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”赵翼说得不错,我也对海明威的小说如数家珍,《老人与海》、《永别了,武器》是我床头必备书之一。闲暇之余,伴随午后的一缕阳光,品着香浓的奶茶,望着窗外恬静的景色,马克˙吐温的佳作一定会为此刻的悠闲更添一笔……

如今,有书的人家比比皆是,但真正品书的人已少之甚少,书更多的成了一件装饰品。倘若,你们的书随光阴流逝,成了“沉睡的书”,那就快催醒它。苏霍姆林斯基写《沉睡的书》的目的,恐怕真的被应验了,所以就用文字来提醒我们吧!“当火热的字母开始暗淡,闲光话语也已暗淡,书中所讲的强壮的勇士也已沉睡……”噢,不!不要让书沉睡,更不要让我们的大脑沉睡!

如果我即将离开,我会选择背一口袋书上路;

如果我早已在途中,我会选择快点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口袋书,继续旅途;

背一口袋书上路,就是背一口袋灵魂上路;背一口袋灵魂上路,即使路途再远,也不会感到孤独。


(指导老师:徐薇珍)